江门市户外兼职徐国义冰天雪地裡的旅游探险新疆民间登山探险发展初探

曲目:江门市户外兼职徐国义冰天雪地裡的旅游探险新疆民间登山探险发展初探
NJ:
时间:2020-10-17
发行:户外兼职


慕士塔格峰是名副其实的国际登山基地,海拔较高,攀登难度不大,安全系数较高,每年有几十支国内外的登山队到此登山滑雪。新疆对外开放的高海拔山峰有11座,海拔7546米的慕士塔格峰和海拔5445米的博格达峰每年都吸引著世界各地的登山爱好者前来拜访和攀登。妹峰峰巅,李渊(“默芋”)成功挺立博格达5峰之上……山就在那裡总有人心向往之新疆多山,且多高山。12月20日,新疆6000米—7000米—8000米民间登山队(以下简称“678千登山队”)年会在乌鲁木齐召开,新疆首位成功登顶珠峰的女性马丽娅姆(“麦子”)、新疆无氧攀登第一人宋玉江等“偶像”的出场,让新疆的山友们激动不已,他们一起分享了一帧帧攀登途中的视频,回顾分析了一张张技术图片,讲述2016年在冰天雪地裡旅游探险的一个个精彩故事,畅想2017年的新征程。据了解,截至目前,2017年玉珠峰、慕士塔格峰已经组队基本完成,其中慕士塔格峰将尝试团购招标的方式,让更多新疆山友实践7000米雪山梦想。业内人士表示,高山探险是极限运动,有很大的危险性,对现行的逐级申报制度表示理解和支持,但登山文化需要培养,希望管理部门能更多引导,依据不同经济区域给予费用减免,特别是针对一些公益团体和社会教学部门以及群众体育组织,让更多人科学登山。进山,每个人要向当地政府指定的部门交纳300元人民币的环保费﹔每人至少要租用一峰骆驼,400元人民币。业内人士给记者算了一笔账:一个11人的登山队要攀登海拔7546米的慕士塔格峰的话,需要在新疆登山管理中心缴纳:注册费15000元人民币(每增加一人要增加1500元),管理中心会为每个登山队派一名联络官,联络官费用15000元。在四川,攀登4000米到5000米的山峰没有费用。据了解,根据大陆高山的分布,国内雪山攀登主要集中在西藏、新疆、四川和云南,除了地缘上的差异外,各地登山管理规章的不尽相同,也影响著高山攀登的参与人数。尽管政府出台一系列措施来应对,如雾霾严重时放假、首都中心城区实行进出许可证制等,但效果并不理想。
在蒙古国首都乌兰巴托,由于城市供暖系统建设不完善,市郊居民为生活条件所迫,为了取暖自行焚烧木头、煤炭甚至废旧轮胎等,产生大量有害的空气颗粒物,造成严重雾霾污染的同时也危害了人类健康。
一些国家如墨西哥积极采取措施,取得了理想的控制成效。
库巴唐市获得联合国“全球生态环境治理典范城市”称号。
截至2011年,上世纪80年代初确定的所有初级污染源已完全得到控制,环境质量全面改观。
1991年,巴西正式成立环境部,成为内阁中具有一票否决权的强有力部门。
至80年代初期,该市被联合国认定为全球十大污染最严重城市之一,被称为“死亡之谷”。
70年代中期起,化工基地库巴唐市化工工厂的烟雾排放日益严重。
此外,在促使全社会认识和参与公害治理,推进环境立法与实施过程中,受害者群体和市民支援群体发起的居民环保运动发挥了重大作用。
日本成功治理大气环境的主要因素之一就是参与主体的多元性。
此外,《公害对策基本法》修正案删除了环境保护“与经济相协调”的条文,标志着环境保护相对于经济发展的地位提升。
其中《大气污染防治法》修正案,对工厂的生产活动以及建筑物拆除时产生的煤烟、挥发性有机物以及粉尘的排放做了具体规定,并制定了汽车尾气排放限值标准等。
1967年日本出台《公害对策基本法》,但强调的是在经济增长前提下的环境治理,法律力度温和,未能阻止60年代愈演愈烈的公害发生与扩散。
以这一事件为契机,日本各地开始发布光化学雾空气警报。
1965年日本的注册汽车为188万辆,1975年达到678万辆,私人汽车的普及加剧了空气质量的恶化。
进入70年代,日本产业结构从重化学工业转为高新技术产业,公害发生率显著下降。
1961年,新兴工业城市四日市由于石油冶炼和工业燃油产生大量废气,导致当地居民呼吸系统疾病剧增。
1952年冬天,由于大规模燃煤取暖,东京的黑烟淹没太阳光。
根据大阪市卫生机构调查数据,1912年到1913年,大阪降落的煤尘量为每平方公里452吨,1924年至1925年,上升至493吨。
日本推进环境立法,明确污染者费用负担原则今天的日本以环境优美和食品安全的良好形象闻名于世。
匹兹堡、圣路易斯、辛辛那提、多诺拉、纽约……进入工业时代后,这些重要的工业城镇都面临严重的空气污染。
洛杉矶案例几乎是美国空气污染控制历程的缩影。
经过不懈地探索和分析,政府才认识到,当时250余万辆汽车每天排放的1000多吨碳氢化合物是产生烟雾的罪魁祸首。
污染严重时,洛杉矶甚至一年有约200天都烟雾弥漫,彻底沦为“烟雾城”。
洛杉矶政府失语。
人们又发现石油中挥发的碳氢化合物与空气中的二氧化氮等在阳光中紫外线的作用下会产生一种带有刺激性的有机化合物,聚集后形成烟雾。
在减少有关工业部门的二氧化硫排放后,情况仍未好转。
关于烟雾产生的原因,洛杉矶政府在很长一段时间内都没有弄明白。
在广大民众的诉求声中,时任洛杉矶市长弗莱彻·鲍伦于8月匆匆立下誓言,4个月内将彻底解决这一问题。
不久后,洛杉矶人明白过来,是空气出了问题。
浓烈的烟气沉降在市区,不断有市民感觉眼睛刺痛、咽喉不适,空气能见度极低。
但直至今日,根据欧洲环境署公布的欧洲主要城市空气质量数据显示,伦敦仍为欧洲空气质量最差的首都。
然而,20世纪80年代,随着汽车走进家庭的数量激增,尾气取代煤烟成为英国空气的主要污染源。
1956年控制烟雾排放举措在全国普及,世界上第一部现代意义上的《清洁空气法》颁布:要求居民改变消费观念和生活习惯,大力推广使用无烟燃料,冬季采取集中供暖;发电厂和重工业设施被强制搬迁到郊区;部分伦敦人也迁到城外居住,这也直接导致目前70余万在伦敦工作的人住在周边“卫星城”,在一定程度上缓解了伦敦的环境压力。
即便如此,迫于经济压力,英国政府还一度拒绝采取相应措施,在民意压力下才不得不着手制定一系列严格措施来控制空气的持续恶化。
此后的1880年和1892年,两场大雾致约2000人丧生。
作为工业革命的领跑者,英国在20世纪上半叶以惊人的速度消费煤炭燃料,与之相伴的则是20世纪50年代前的100年间,伦敦发生了约10次大规模烟雾事件。
1661年,英国官员约翰·伊夫林在《防烟》一书中也提出用燃烧木材取代煤炭,认为此举能减少污染所造成的咳嗽等病症。
英国的空气污染虽与其气候条件有一定关系,然而更多还是工业化发展过程中大规模使用燃煤等化石燃料所造成的。
这就是骇人听闻的“伦敦烟雾事件”,被列入20世纪十大环境公害事件。
受浓雾影响,大批航班被迫取消,伦敦东北部所有公交车停运,在萨德勒威尔斯剧院上演的《茶花女》在演完第一幕后不得不中止,一场原定在温布利球场举行的大学联合足球赛也被迫延期。
面对这一工业发展进程中的产物,如何有效实现治理,是一个世界性话题。
无论是历史上较早步入工业化进程的英国、美国和日本等发达国家,抑或是墨西哥、伊朗、蒙古国等发展中国家,都曾经或正在面临严重的空气污染问题。
择一城以终老,如果实现不了,就看遍它们的美景,用脚步丈量,用眼睛记录,把它们变为回忆珍藏。
世界上没有哪座城市像雷克雅未克一样,能与自然如此和谐的相处。
就是一个高福利的小国。
芬兰芬兰严峻的气候条件以及特殊的地理位置和历史,使芬兰拥有独特的冰雪风光,仿佛是童话里的冰雪王国,也使芬兰人形成了极富北欧特色的民族性格和文化。
瑞典一个美丽的小镇,一条清澈的河水,就在这里生活吧,没有世事的烦恼,只有风景如画相伴。
或者乘上火车,穿越峡谷,看山川、河流一帧一帧的向后划过。
茂密的丛林,漂亮的沙滩,优雅的湖泊,随处可见的美人,琳琅满目的各色商品,擦身而过的骑车少年,都是哥本哈根靓丽而独特的风景。
经济发达,福利较高,贫富差距极小,被人们评为“最幸福的国家”之一”。
对此,朱虎也表示,应当明确费用的支出是否必要和有效,具体承担比例也应当更加明晰,而对于具体分担标准、比例等这些非法律保留事项,可以由地方立法灵活处理。
”朱虎建议,可以建立国家、社会、个人联合的多元救助机制,如果个人通过公共财政获得了特别受益,个人也要进行费用的分担;社会层面可通过保险机制实现风险共担;对于私人实施的救助,救助人有权依据无因管理等规定向被救助者请求给予补偿费用。
朱虎也认为,应当建立一套相互配合的费用承担机制和多元化的资金来源。
但在游客存在主观过错,违规游览、探险,发生紧急情况后,应当对于救援费用承担一定的补偿责任。
对此,喇明清表示赞同。
“因此,美国的一些州采取差别化费用分摊方式。
对遇险驴友进行救助,是国家责任中的救助责任的表现,不取决于个体是否因自己的原因遇险或受害。
”中国人民大学法学院副教授朱虎在接受采访时也表示,政府在驴友遇险时提供救助是国家责任的表现。
王天星表示,按照突发事件应对法的规定,政府组织对驴友的应急救援应当是免费的。

点击查看原文:江门市户外兼职徐国义冰天雪地裡的旅游探险新疆民间登山探险发展初探


户外